不愿让你一个人

喜欢在下雨天的被窝里(・ิϖ・ิ)っ

照着参考画了一个意呆,除了头其他的几乎算是临摹了……

表姐拍的,台风前的景象,不用滤镜也能美得极致

【焰钢】拂晓的前方(一)

写在前面:
文笔不好,如有错误,请指出来。
人物性格有些OOC
背景是架空现代
第一次写文,请轻喷。


初次见到爱德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罗伊刚打算从家里出来,去医学院给教授准备一些病症的资料。
然后抬头就看到一个金黄色的脑袋在自家院子的墙头上晃悠。
最近看到几辆搬家车停在旁边的屋子前,估计是刚搬来人家的小孩吧。
罗伊拿了小石子向那个小脑袋砸去。
“啊!”爱德呲牙咧嘴地转过来,看着罗伊大叫“你砸了我?!”
罗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,摆出大人的样子,道:“小鬼头不好好在家打电动,跑我家墙头上干嘛?”
“谁是小鬼头?我今年都十一岁了!”爱德揉着头,怒视罗伊,“都怪你家的樱花树太大了,搞得温丽非让我给她折一枝。”
真是个狂妄的小鬼啊……罗伊有些无奈,于是他走到樱花树下,踮脚折了一枝,扔给墙头上的爱德。
爱德接住樱花,脸红红地“哼”了一声,转身跳了下去。
哎呀,连“谢谢”都不说吗,难道是因为自己叫了他“小鬼”就生气了吗?
罗伊刚转身,墙头上又冒出一个小脑袋,奶声奶气地冲罗伊喊:“玛斯坦先生,谢谢您的樱花。刚才哥哥对您失礼了,很抱歉!”
是刚才那个小子的弟弟吗,真有礼貌啊,和他真是千差万别。
罗伊露出微笑,说:“没关系,一枝花而已。”
就当是见到那双漂亮的金色琉璃般眼睛的见面礼。


“罗伊!罗伊!”门被粗鲁的动作敲着,还在熟睡中的罗伊有些起床气,便叫:“今天周六让我休息会也不行吗!”
敲门声停了下来,接着便是“咣当”一声,门被踹开了。
爱德气势汹汹地冲向罗伊的床,掀开他的被子,抓住罗伊的衣领便开始解开扣子。
“喂喂喂!你在干嘛!”罗伊瞬间清醒,抓住爱德的手不让他继续下去。
“帮你换衣服啊?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哎!”爱德想把自己的手抽离,无奈力量悬殊。
罗伊愣了一会儿,思索着今儿到底是个什么日子。爱德见罗伊为难的样,便没好气地说:“我的高中开学典礼啦,你上周答应我代替我父母参加的别告诉我你忘了!”罗伊挠挠头,叹了口气开始换衣服。
爱德坐在床边无聊地看着罗伊两个满满的书柜,还有杂乱不堪的书桌,满脸无奈。
“我说你啊,”爱德扭过头看向罗伊,“就不能好好地收拾一下房间吗。”
罗伊从衣柜里翻找衣服,头也不回地说:“最近学院那边很忙啊,又是论文,又是报告的。好不容易昨晚完成,今天想好好休息,没想到忘了你这件事了。”
爱德静静地看着罗伊,他的头发杂乱无章,眼下有着很重的黑眼圈,眼睛也充着血丝,下巴上的胡茬乱七八糟的。刚才没有仔细看,现在看来,面前的这个男人,还真是——沧桑啊。
爱德在罗伊床上滚了一圈后坐起来说:“要不你在家休息吧,我自己去就行了。”
罗伊整整衣领。看向爱德,笑着说:“既然是答应了你父母,就一定会做到的,没事,中午回来了我也可以补觉。给我五分钟的洗漱时间。”
说完揉了揉爱德的头,转身去了卫生间。
爱德坐在床上发呆,头上还停留着刚才那个男人大手的触感。

罗伊与艾尔利克一家做了五年的邻居,那时候罗伊还在为自己的学业奔波着,经常不按时吃饭。
某天他经过艾尔利克家,闻到了饭菜的香味。于是他停下脚步,向庭院看去。院子里种着好看的花与树苗。两个少年打闹的声音充满庭院。他看到当初翻墙头要折树枝的少年与他懂礼貌的弟弟闹得厉害。接着一位母亲走出来喊他们吃饭,她温柔似水的目光使罗伊想起了多久未见的养母。
似乎是感受到了罗伊的目光,特丽莎抬起头来,对着罗伊打起招呼来:“啊,是玛斯坦家的儿子吗。这是从学校刚回来?” “嗯,是的。刚从医学院回来。”罗伊微笑着向特丽莎点头。 特丽莎一脸担忧地看着他,询问:“你的脸色很差呢,是不是没有休息好?如果不介意的话要来和我们一起享用晚饭吗?”
罗伊愣了一下,随即委婉地拒绝了特丽莎的好意,但是特丽莎的倔强让罗伊有些意料之外,最后只好答应了下来。
此后,罗伊经常被特丽莎邀请家里吃饭,两家也逐渐熟悉起来。那么像答应爱德父母“作为家长和爱德一起参加开学典礼”也是很正常的事了。
爱德一直都是这么想的。罗伊帮自己只不过是因为父母的人情在罢了。只不过这么想的时候,心里没由来地一阵失落。
罗伊的确五分钟就已经洗漱完毕。他在镜子前为自己打上领带,整整衣领。爱德扒着门框皱着眉头看着罗伊。
罗伊从镜子里看着爱德,问道:“怎么了,摆个臭脸干嘛?”
[你认真收拾完自己后,还是挺好看的嘛]这句话到了爱德嘴边,就变成了:“再不走就迟到啦,慢吞吞的。”
罗伊在镜子里仔细看了看脸,确定完美以后,朝爱德笑道:“行啦,不用催了,我这就去车库取车。你在门口等我吧。”
高中典礼虽然无聊,但也结束的挺快。罗伊想起了自己的高中,每天都在与考试作斗争。说起美好的时光也只有和一群好兄弟一起度过的那些日子吧。
爱德扬言要参加高中的所有运动社团,要长得比罗伊还要高出半个头。
罗伊看着才到自己下巴的爱德笑道:“等你长到和我差不多高再说这种话吧,感觉你就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小豆丁。”
这话把爱德气得不轻,追着罗伊打了几拳才解气。
罗伊目送爱德进了教室后,打了一个哈欠往停车的方向走去。
以后高中的学业繁忙之后,见到爱德的机会就少了吧。没有那家伙整天在院子里的吵闹声,不光是阿尔,就连自己都有了一些小小的寂寞感。